伊通签字笔价格交流群

黄永玉:“教授满街走,大师多如狗”

老刘的心灵鸡汤 2019-09-26 15:11:52


关注:老刘的心灵鸡汤,每天都能收到这样的好文章!




几十年前,南京还是“首都”的时候,有两句开玩笑的话,“少将多如狗,中将满街走”,形容那时候在京城里,少将、中将是值不得几个钱的。这几年国内又有了新的好玩的活,“教授满街走,大师多如狗”了,说的也是实在的情形。




“大师”、“教授”这种称呼,原不是可以随便安在头上的;就好像不可以随便取下一样,既要有内涵,还要具备相当长的、够格的资历。


随便称人做“大师”的人,往往都是“好心的外行”朋友,并不太明白“大师”的实际分量。



我也常常被朋友称做“大师”,有时感觉难为情,暗中正懊丧,看到朋友一副诚恳的样子,也不忍心拂他们的心意,更不可能在刹那间把问题向他们解释清楚,就一天天地脸皮厚了起来,形成一种“理所当然”的适应能力。




不过,这是很不公平的,我已经六十七岁了,除非我脑子里没有列奥纳多·达·芬奇、米开朗基罗,没有吴道子、顾恺之、顾闳中、张择端、董源,没有毕加索,没有张大干……除非我已经狂妄地以为自己的艺术手段可以跟他们平起平坐了;除非我不明白千百年艺术历史的好歹!天哪:“大师?”谈何容易?




直到今天,我那些学生、学生的学生都被人称为“大师”,他们安之若素的时候,我才彻底明白,我们的文化艺术已经达到一种极有趣的程度了!




若果有人称赞我:“这老家伙挺勤奋。”倒还是当得起的。




在翡冷翠,我几乎跑遍了大街小巷以及周围的群山,背着画箱,十分逍遥。


但千万不要以为我的日子都是好过的!



累了,在意大利人家门口台阶上抽口烟,歇歇。


在香港,出发前我有个打算,这次上意大利,要画一些非常有个人性格、泼辣的东西出来。……及至到了翡冷翠,临阵前夕,面对风景建筑都呆如木鸡。



黄永玉 爱神殿废墟


千余年来意大利大师们的宏图伟构罗列眼前,老老实实膜拜临摹尚来不及,哪里还顾得上调皮泼辣和个人性格的表现?



黄永玉 费埃索里远眺


那真是一张又一张的惶恐,一幅又一幅的战栗。慌乱、自作解脱,被伟大的前人牵着鼻子跑,连挣扎也谈不上。眼看着达到二十多幅的数目,有如走进森林,天色迟暮,归期紧迫,却没能找到愿望的灵泉。



黄永玉 但丁的故居


我只是明白一点,六十七岁的暮年,除了艺术劳动“背水一战”的快乐之外,时光已经无多。世界那么灿烂,千百年来艺术上有那么精彩的发明,够感谢苍天的了!



黄永玉 翡冷翠的桥


意大利土地上的人民,都是在奇妙的文化艺术里泡大的,随口就能来上段艺术评论,哼两声歌剧折子。他们不但“懂”,而且“尊重”。



在意大利,路过的意大利姑娘仔细观看行将完成的画作。


我对—位意大利朋友说:“你们意大利人不装模作样;随随便便,自自然然!”


?“当然!当然!”他说,“要装模作样有的是地方。到歌剧院台上去,或者上那儿去(指大理石像雕刻的石座)。有的是地方!”


这土地和这风俗太适合我的口味了。


不假客套和不粗俗的中国人,跟意大利人其实也相去不远。


我在市中心米切莱小教堂对面的但丁学会门口人行道上写生。这座小教堂里里外外精致得像一具鲜活的钟表。第—次见到它我几乎“吓”呆了,那么美,那么庄重!


来往的行人怜悯地从我身边走过,有的就干脆站在我后面嘀咕。画布平摊在石头地板上,我则像告地状一样趴在画布上头勾稿。从上午九点到下午六时,画幅接近完成的叫时候。扫地的大汽车来了!


小教堂外和但丁学会之间是—块不能算广场的石头大街,闹中取静。“穿堂风”令人舒服清爽。大汽车一边洒水—边扫地绕圈,每次经过我的范围,都把洒水的龙头停下来,给我留下一小块深情的干地。


彼此都没有打招呼。


洒扫工作完了,他们把大车停公小教堂远处,然后向我走来。


四个人,三男一女。年纪最大的五十多岁,女的长得好看,都穿着衫连裤的灰色工作衣。


他们静静地看我收拾最后的那几块颜色。嗡里嗡咙了一阵。五十几岁那个微胖的清洁工拍拍我的肩,打着手势。指指我的画,又指指自己,再做着数钞票的动作,推向我胸脯这边来:

“Money !You! ?Money!You!”


意思再清楚不过了:我的回答一—

?“No,no!”摇摇手,然后双手仿佛托着这幅画往右边上空晃了一晃,“Hongkong!Hongkong!”对着他微笑……


看起来,我跟我对手的英文水平应该是不相上下了;倒是一说就通,感情得到明晰的传达。

?“Coffee! Coffee!”他们指一指咖啡馆。


?“Thank ?you !”我指一指画,摇摇手,点头,微笑。


你看:又通了!


他们喜欢我的画,我高兴的不只这一点——在威尼斯、西亚那、圣其米里亚诺,在菲埃索里山、米开朗基罗广场,都有人问我卖不卖这些写生——


尤其是在威尼斯美术学院码头的三个持枪的宪兵有过类似的要求——


我高兴有这种融洽的空气。


我的晚年在这里度过是合适的,大家的脾性都差不多。做一个普普通通的画家已经很不错了,何况在意大利!


黄永玉:最美茶酒画,满满的人生趣味!

1986年作 乐在其中


俗话说,饮酒可成仙,品茶可成道。酒,热烈、香醇,是“精神之液,灵魂之饮”;茶,自然、恬淡,是“最温柔蕴藉、最富诗意的饮品”。喝酒、饮茶是文人挚爱之雅事,在黄永玉作品中,我们也常常能看到很多茶、酒的影子,每每品味他的这些逸趣横生的茶酒画,就如喝茶品酒一般,大俗大雅,大彻大悟!


丙子(1996)年作 读书品茶


饮茶是人生一大雅事,画家黄永玉也喜欢喝茶,尤爱普洱。茶有禅意,茶禅一味,在茶人眼里,月有情、山有情、风有情、云有情,对茶的痴迷、对茶人的描绘,反映了这位已步入耋耄之年的老人,恬静淡雅的文人情趣。


黄永玉 得茶


欢喜有理


在黄永玉的茶画中,我们总能看到一份偷着乐的情趣,画中人往往因得茶这件小到不能再小的事情而变得喜色难掩,也就是这份微不足道的趣味,叫人看了画,也不禁愉悦起来。人生本就简单,若你把大富大贵、飞黄腾达作为乐趣,那自然乏味,若你把所有的小事都当成乐趣,那自然其乐融融,轻松自在不少。这便是黄永玉画中所谓的“欢喜有理”!


黄永玉 好壶


黄永玉 1988年作 好茶


黄永玉 1924 煮茶图


细细想来,喝茶之事也不就和画里一般,是件并不高雅,反而有些俗,但能叫人乐在其中的人生小事儿!当你煮茶、品茶不再为茶叶、茶杯、壶、水、温度诸如此类的讲究而尽心思琢磨时,仅凭心中的那份纯粹的闲适淡雅,一片小小的树叶,也足以叫人自得其乐。


黄永玉 待茶图


黄永玉 好茶 录文:山里人饮茶不讲究用具随意烧出就是上好的茶,城里人饮茶什么都要讲究,其实什么也不懂。


黄永玉 好茶图


一品佳茗,整个心沉浸在这抹大自然的芳香,所带来的清朗洁净之中,真是“偷得浮生闲半日,静坐庭前细品茗。如尘俗事眼前过,唯留清风绕衣裙”呐!


品茶


唐慧寂诗意图 ?款识:滔滔不持戒,兀兀不坐禅。酽茶三两碗,意在镢头边。唐慧寂诗。黄永玉于万荷堂。


越饮越清醒


对于酒,黄老更是说自己是个“不喝酒的酒徒”,他认为“酒是人类第二大快乐,它与人类共存亡,只要一天有人便一天有酒?”,是个实打实的“拥酒派”,他自己爱酒却不常饮酒,因为他酒量实在不高,但他欣赏酒鬼们的那种自得其乐的状态。关于酒,黄老也是妙语连珠:


黄永玉 饮酒图


酒是一种特殊的生活方式。它无孔不入。忧愁要它,欢乐也要它;孤独要它,群体也要它;天气好了要它,风霜雨雪也要它;爱情要它,失恋也要它;诞生要它,死亡也要它;恶人要它,善人也要它;当官的要它,百姓更离不开它;有文化的要它,大老粗也爱它。?

——黄永玉


黄永玉 沽酒图


喝不喝酒是人和野兽最大的区别……我和大多数人都不喝酒,我们欣赏喝酒,与喝酒的人为友,我们这帮人占全世界人口的百分之七十二点四,是不喝酒的拥酒派,算不得是野兽派。?

——黄永玉


1993年作 不可不醉 不可太醉


酒,我很欣赏,可惜一口就醉。在酒朋友旁边醺得面红耳赤倒是常有的事。但是,我能体会得到“酒”是很妙的东西。?

——黄永玉



乙丑(1985年)作 独乐


人生如酒、人生似茶,黄永玉的茶酒画蕴含的那份真性情,的确叫人印象深刻,很多人都喜欢黄老的绘画、文字、生活中透露出的那份幽默与乐观,而他的这种大风趣与天真,正是人生阅历与沧桑的积累,是一种智慧与旷达的精神释放!



免责声明

内容来自:微水墨(weishuimo2014)、壹号收藏,版权属原作者?如有侵权请告知!


点击“阅读原文查看《往期精彩》